您所在的位置:福建反邪教> 心理疏导 > 正文
浅析农村自治组织在反邪教工作中的作用
2016-06-24 08:36:12  来源: 中国反邪教通讯  作者: 周昌元 李峰  

南通曾经是邪教活动的重灾区,1999年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初期,全市练功人数达7000余人,其中80%的练功人员属于农村居民。2009年开始,全能神邪教组织利用“世界末日说”开始大肆传播,2014年排查摸底发现全市全能神邪教人数超过5000人,其中超过80%来自农村地区。经过多年的调查考证,涉邪人员之所以大多来自于农村,主要是因为农村地区社会管理体系滞后社会发展,社会服务保障滞后村民需求,农村自治组织防邪反邪功能不健全、作用发挥不明显,再加上农村居民具有“三缺两低”的特点,即缺能力、缺技术、缺资金,文化水平低、收入水平低,客观造成他们辨识能力弱、从众心理强,从而成为相对的弱势群体,邪教组织正是利用了这一特点,把农村地区作为非法传教的重点。

一、 当前农村自治组织反邪教工作现状及问题

(一)村民的自主意识尚未真正确立,反邪教“主人翁”精神不强。农村工作的关键在生产发展,难点在农民增收。与社会各阶层相比,现阶段农民的弱势不仅限于社会资源的少寡和个人收入差距,本质原因还在于实现自主意识能力短缺,主要体现在民主意识短缺、知识能力短缺(法律、文化、生产技能等)、信息获取短缺等方面,从而制约了农民在村民自治进程中的主体作用发挥。就反邪教工作来讲,因为广大村民的自主意识不强、自觉意识淡薄,导致他们反邪教的“主人翁”意识缺失,“等靠要”思想严重,参与防邪反邪的主观能动性不强,积极性不高,看不到邪教活动对正常生活秩序的影响和危害,觉得反邪教工作与自身无关。即使家人亲朋陷入邪教泥潭,也表现得顺其自然,听天由命,无能为力,束手无策,很少主动寻求帮助。

(二)农村软硬环境设施建设相对滞后,反邪教“主阵地”功能不完备。诸多历史原因和多年的城乡发展不均衡,使得大部分农村基层在经济、生态、居住、交通等各类“硬环境”方面还不尽如人意。大量年轻村民外出就学、务工导致农村老弱残孤人群集中,村居自治管理问题较为突出,政令不畅、信息不通、组织观念淡薄等现象较为普遍,特别是多次行政区划调整后带来村居幅员扩大、组织机构人力不足、管理力量薄弱等问题尤为凸显,进而影响农村基层工作“软环境”建设。这些问题的存在,也体现在农村老百姓对邪教问题的漠视和反邪教基础建设的滞后,作为农村地区反邪教“主阵地”的警示教育基地、工作站、“一墙一窗”等软硬件建设程度和运行质态难以保证。

(三)农村基层组织的政绩观存在偏差,反邪教“指挥棒”作用发挥不明显。中央、省、市对处理邪教问题高度重视,但承担大量具体工作任务的乡镇、村居等基层组织在认识上大打折扣,普遍认为邪教问题已经不是当前主要社会问题,没有把防邪反邪工作上升到维护党的执政地位和国家长治久安的高度。一些基层的党员干部甚至认为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活动只是零敲碎打,难以形成气候,无需消耗执政资源处理关注。加上基层工作千头万绪,衡量一方政绩的主要指标大多体现在经济指标,开展反邪教工作带来的政治效益和经济效益低,责任大、付出多、收益少。责权利的失衡,造成反邪教工作在基层的“指挥棒”地位和“一票否决”作用发挥不明显。

更多》专 题
更多》经典案例
更多》反邪课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