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福建反邪教> 政策法规 > 正文
新技术时代我国邪教治理的若干对策
2016-07-26 08:22:02  来源: 中国反邪教通讯  作者: 欧阳梓华  

何为邪教?当前尚没有众口一词的结论和标准;世界上究竟有多少邪教组织?也没有一个绝对准确的数据。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即:邪教具有反科学、反社会、反人类的本质,是人类文明和社会进步的敌人。从欧美发达国家,到亚、非、拉美的发展中国家,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存在邪教组织并且深受过其害。近20年左右发生在美国的“大卫教派事件”、瑞士的“太阳圣殿教事件”、日本的“东京地铁沙林事件”以及乌干达的“恢复上帝十诫运动信徒集体自焚事件”等一系列邪教恶性事件,在人们心底留下了难以抹去的深刻印记。现今,人们将邪教与恐怖主义并列为国际社会的两大毒瘤和瘟疫,反邪教成为全球性的热门话题。本文拟在分析当前邪教活动新动向和述评国外反邪教工作经验的基础上,探讨行之有效的邪教治理对策,以期为我国反邪教工作提供些许理论借鉴。

一、 新技术时代邪教活动的新动向

新技术是指数字技术、网络技术、移动技术等。在新的技术支撑体系下又出现了新的媒体形态,如互联网、数字电视、移动电视、手机媒体等。与传统媒体相比,它具有传播成本低、传播速度快、库容量大、互动性强等优势。在新技术时代的当下,一些邪教组织纷纷利用其宣传教义,传播邪说,抢夺阵地,诱骗信众,私下勾联,挑起事端,邪教活动呈现出一些新动向。

1、 借助互联网等新兴媒体传播歪理邪说。互联网开放共享、实时便捷、虚拟匿名、自由交互的特点和优势,为邪教组织传播歪理邪说提供了便利条件。近年来一些邪教组织纷纷借助互联网等新兴媒体传播教义,宣传极端宗教思想和封建迷信等歪理邪说。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世界有上百个邪教组织在传教活动中运用了互联网。他们或开办网站直接宣传邪教教义;或采取较为隐蔽的宣传方式,专钻那些追逐利益而放松监管的商业网站空子,在其上设立网页,打着传统文化的旗号,披着现代高科技的外衣,借介绍宗教知识和异闻趣事之名,行传播歪理邪说之实;或利用网络聊天等工具,通过匿名群发方式,向新媒体用户大量发送邪教信息。“法轮功”是目前世界上利用互联网最多最充分的邪教组织之一。早在1996年,“法轮功”就把《转法轮》全部搬上了网。目前,在西方敌对势力的支持下,“法轮功”已在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网站,使用语言文字达10余种,影响极其恶劣。

2、 利用网络工具进行内外勾连。互联网优良的互动关系使信息交流处于宽松自由的状态,光速的传播速度将“五大洲”连成了“地球村”。由于在网络上申请邮箱和注册聊天用户均十分方便,而且可以实现匿名、即时、跨国界的传输信息和互动交流,一些邪教组织为了逃避现实的监控和打击,纷纷借助网络工具来发展和扩充组织成员,或利用电子邮件和网络聊天工具,采用隐语、暗语等“邪教秘密语”和更换文件名称、后缀等手法,实现内部联系和外部勾连。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的“天堂之门”邪教组织就利用网络工具发展了不少新成员,并在1997年3月组织39名教派成员集体自杀。“法轮功”邪教组织在国内上网行为被严密监控之后,亦通过建立“安全可靠”的电子信箱目录来定期投递邪教非法信息,实现境内外顽固分子的秘密勾连。

3、 利用网络工具诱骗和控制邪教信徒。邪教组织利用网络工具诱骗和控制信徒的伎俩是:①通过设立网站、建立网页传播邪教教义和利用网络工具向网络用户大量散发邪教信息等手段,骗取一些“无知”或弱势人群网民的价值认同与情感归宿;②抓住“无知”或弱势人群网民的人性弱点不失时机地进行拉拢诱骗,给失落者以精神肯定和情感慰藉,给“卑微者”以平等感甚至超越感,让其参与之后,立马有幸福的感觉;③最大限度地占据信徒的时间与空间,要求信徒在网络上持续反复地阅读来自教主的具有催眠性的邪说指令并在生活中付诸实践,通过严格的人际互动关系,将成员隔绝在社会之外,使其与过去的生活彻底决裂,同周边的人群严重对立。④通过“现身说法”和“亲证”等方式,大肆贬低其他邪说和理性思考,强化团体意识和本组织教义的唯一“智慧性”,努力让信徒信服教义,“臣服”教主,无怨无悔地为教主奉献全部。⑤当信徒对邪说产生质疑,在意志上出现动摇时,邪教骨干分子不断变换“马甲”,对其进行规劝、引导,督促其严格遵循教义教规,打消顾虑,坚定信念;当信徒选择弃教时,则多采取无情打击的手法进行报复。

4、 各种非传统宗教(或新兴宗教)借机发展。邪教兴起的原因很多,政局的不稳、经济的落后、民众的无知、价值观的混乱以及政府的纵容等等,都可能给邪教的滋生提供土壤。新技术时代的当下,亦是我国的经济转轨和社会转型期,受多种因素的影响,我国城乡之间、地区之间的发展差距加剧,社会各种矛盾日益凸显,人们的价值观念日趋多元化,社会上仇富仇官的心理日渐上升,客观上为各种非传统宗教(或新兴宗教)的兴起提供了条件,一些披着传统宗教外衣的邪教夹杂其中借机发展。如张悟本、胡万林创立的“养生邪教”,吴泽衡创立的“华藏法门”(又称“华藏宗门”)等等,不一而足。在互联网等新兴媒体的帮助下,一些源起于国外的邪教组织积极将触角伸向我国。如,创始人为韩国人的就有3个,分别是“统一教”、“达米宣教会”和“世界以利亚福音宣教会”;而源起于我国的“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在境内的组织体系被基本摧毁后,纷纷转向美国,与国际反华势力勾结,利用网络技术手段,攻击我国的反邪教网站和其他网站,扰乱网络正常秩序。

二、 新技术时代的我国邪教治理对策

我国一贯重视反邪教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管理办法》、《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电子公告管理规定》等网络信息管理法律法规的实施,为严密防范和严厉打击邪教违法犯罪活动提供了法律依据;国家依据法律规定先后取缔了“一贯道”、“呼唤派”、“被立王”、“主神教”、“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组织,使上述邪教组织在国内的组织体系被基本摧毁;各地组建了反邪教的专门机构,建立了为数不少的反邪教网站、网页,开展了网络“三俗”内容集中整治等专项行动,并积极加强反邪教专业队伍建设和对受害信徒的帮教工作,有效遏制了邪教势力的蔓延。但从总体上看,我国的反邪教举措还存在着立法层级较低且政出多门,反邪教文化建设滞后,对非传统宗教的管理模式单一,群众自发抵制邪教的程度较低等一系列问题,不适应新媒体时代反邪教工作的需要。2014年5月28日,山东招远发生的一无辜群众因拒绝给手机号码而被6名“全能神”邪教信徒活活打死的血案,再度唤起了国人对邪教的警觉。

笔者以为, 当前我国反邪教工作,应当充分研究当下邪教活动的新情况、新特点,充分吸收借鉴发达国家的先进治理经验,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着力。

1、 加强反邪教立法工作。法律是抵御邪教的有力武器。从法律上确定邪教性质并进行依法打击,是防止邪教泛滥的根本途径,也是发达国家治理邪教的通行做法。邪教的教理是对现代科学与文明的公然挑战,也是对社会和人类道德的肆意践踏,邪教组织的活动严重破坏了人们正常的生活秩序,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益,危害公民身心健康、公共安全和国家稳定,其社会危害性堪比恐怖犯罪,远大于故意杀人、诈骗等一般刑事犯罪。笔者以为,当前我国治理邪教的法律法规政出多门,且对邪教违法犯罪的处罚较轻,难以从根本上对邪教进行防控。加强反邪教立法,应建立健全覆盖刑事、民事和网上、网下的配套衔接的邪教治理法律法规体系,重点做好两方面的工作:①根据邪教违法犯罪的社会危害性,区分教主、其他骨干分子和积极参加者的违法犯罪情节,对刑法第300条和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条款做出修订,同时增加财产刑和对境外邪教组织成员来华传教及国家工作人员包庇纵容邪教组织违法犯罪活动的处罚条款;②整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管理办法》、《互联网文化管理暂行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电子公告管理规定》等法律法规的内容,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信息管理法》,全面规范网络社会的行为规则,为开展网络反邪教工作和净化网络环境提供法律保障。

2、 加强网络反邪教文化建设。开放的网络把世界联系在一起,不同的文化形态、价值观念在互联网上碰撞交融。在这里,西方国家大力宣扬其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输出价值观念,实行“文化殖民主义”;邪教组织、民族分裂组织等各种反华势力则积极与我争夺民众,故加强网络反邪教文化建设,既是粉碎西方敌对势力对我进行西化、分化图谋的现实需要,亦是防范和遏制邪教势力进一步蔓延的务实之举。为此:①要加强“红色”网站建设,构建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富有特色的思想政治网络教育平台,大力宣传科学的思想、先进的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念,大力弘扬科学精神、爱国精神、法治精神和敬业精神,用正确、积极、健康的思想文化信息占领网络阵地,使邪教组织的歪理邪说在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燎原之势下不攻自退;②要在中国反邪教协会的主导下,以中国反邪教网为基础构建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的反邪教网络体系,客观全面、实事求是地报道邪教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揭露邪教反科学、反社会、反人类的本质,通过与邪教组织展开针锋相对的网上斗争,实现以正压邪,以正祛邪,将邪教组织排挤出网络空间;③要以整治网络“三俗”文化为契机,积极开展网络邪教专项整治行动,关停邪教组织建立的网站、网点,严惩从事网络违法犯罪活动的邪教分子,最大限度地净化网络环境;④要建立一支思想素质高、业务能力强的网上反邪教工作队伍,通过发表评论、跟帖等方式与网民进行自由自主地交流,实现解答网民疑惑,传播科学思想,解读政策法规,引导网上舆论的目的;⑤加强互联网行业和网站工作人员的自律机制建设,进一步强化网络媒体的社会责任,使之自觉接受社会公众的监督,自觉加强自我约束和管理,自觉抵制各种不良信息的传播行为,从源头上切断邪教组织的传播途径。

3、 加强对非传统宗教(或新兴宗教)的分类管理。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加速和国内意识形态的多元化发展,各种非传统的宗教组织会不断涌现,如果不分青红皂白地一味加以打压,其结果只能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导致宗教活动向地下发展,不仅不能赢得各阶层民众的充分信服,还可能招来“干涉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责难。因为按照我国宪法的规定,公民享有宗教信仰自由,其可以选择信仰宗教,也可以选择不信仰宗教,可以选择信仰这种宗教,也可以选择信仰那种宗教,只要其宗教信仰不损害国家利益,不破坏社会公共秩序,不带来人身和财产的直接损害,则任何组织或个人都不得非法剥夺。加强对非传统宗教或新兴宗教的分类管理,首先要在法律上对邪教组织做出明确界定,并对各类宗教活动做出明确的禁止性规定,将邪恶宗教与一般性非传统宗教或新兴宗教区分开来,让合法的宗教组织开展活动,与邪教组织作斗争;其次要实行严格的社团注册制度和社团活动审批制度,将各类非传统宗教或新兴宗教的公开集会、传教等活动严格限制在公安机关批准的范围之内,并实行严密监控,以确保公共秩序不受到损害。严禁无证举办所谓的“自我启发讲座”等活动,对滥用这类讲座的人进行严厉惩戒。一旦所谓的“宗教”活动出现危害国家利益、公共利益和公民的合法利益的情况,则不仅要对发起人及其骨干分子进行严惩,还要依法取缔该组织的“宗教”资格。

4、 强化对普通信徒的教育救助工作。广大邪教信众既是邪教组织的受害者,也是邪教组织的基石。强化对普通信徒的教育救助工作,不仅有利于将其从邪教组织的精神桎梏中解救出来,也是分化瓦解邪教组织的重要途径,因为,离开了信众的支撑,邪教组织就成了无源之水,会自然而然地干涸见底。强化对普通信徒的教育救助工作,首先要鼓励各地成立民间反邪教组织并为他们提供信息服务、人员培训和资金帮助,支持他们开展反邪教的抗议、咨询、帮教等活动;其次,要在吸纳欧美“程序解除方法”或“退出劝说方法”的精髓基础上,积极探索能够有效解除邪教精神控制的科学方法,并组建专业性的心理治疗机构,对受害信徒进行积极的心理治疗,帮助他们早日摆脱邪教组织的束缚;再次,要积极组织脱教信徒现身说法,用亲身经历揭露邪教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的真实面目,帮助那些涉教不深者悬崖勒马、迷途知返。与此同时,还应以社区为单位,组织开展精神心理健康调查,以及时掌握那些易受邪教影响的人群,通过“对症下药”帮助他们抵御邪教病毒的“侵袭”。

总之,反邪教工作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全社会齐心协力,需要动用法律约束、经济制裁、文化教育、行政监管等各种治理手段。在加强反邪教立法、网络反邪教文化建设和对非传统宗教(或新兴宗教)分类管理,强化对普通信徒教育救助工作的同时,还要努力促进社会的均衡发展,积极化解和消除各类潜在的社会矛盾与压力,切实加强公民公德建设和网民网德教育,建立完善网络自律机制和网络伦理导向机制,综合运用经济和高科技手段严密监视和围堵邪教活动。唯有这样,才能彻底铲除邪教滋生和蔓延的土壤。

更多》专 题
更多》经典案例
更多》反邪课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