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福建反邪教> 热文推荐 > 正文
1985年5月美国邪教“迁移”被剿灭
2017-05-18 08:42:15  来源: 凯风网  作者: 姜敏  

  1985年5月13日,由于邪教组织“迁移”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私自设立军火库,藐视政府和警方,不断制造暴力事件,对附近居民生活造成巨大骚扰,美国政府出动警方和联邦调查局,利用直升飞机和炸药突袭打击该教派,最终致六名成人和五名儿童死于大火,整个街区总共60余幢房屋被烧毁。

  成长轨迹异于常人:智力障碍,武装抢劫,参战老兵,家庭暴力

  邪教组织“迁移”的创始人约翰·阿弗雷克(John Africa),原名文森特·利普哈特(Vincent Leaphart),创立该组织后为表决心而改名。

  约翰·阿弗雷克1931年出生于西费城曼图亚附近(Mantua of West Philadelphia)的一个贫穷家庭。幼年丧母,9岁被诊断为“智力发展障碍”,几乎无法阅读写作,不得不进入特殊学校学习,但因为缺席常常遭到老师批评。16岁时,文森特的社会生活能力终于提高到了一定阶段,于是离开了特殊学校。17岁因为武装抢劫和偷车被捕。上个世纪50年代初,20岁的约翰·阿弗雷克参加了朝鲜战争,在步兵部队里服役了一年多。

  约翰·阿弗雷克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袭击和殴打妻子是家常便饭,因此这段短暂的婚姻仅维持了六年,未留子嗣。和妻子分开后,约翰于1970年搬到了费城的鲍瓦顿区(Powelton),这是一个位于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和德雷克塞尔大学(University of Drexel)之间的多语种社区。他经常衣着不整地在街上游荡,身后跟着一群狗,在这个充满学术气氛的社区,这样的生活方式十分引人注目。

  “迁移”组织的初创:从文森特·利普哈特到约翰·阿弗雷克

  作为一名黑人士兵,朝鲜战争期间的经历让他深刻体会到什么是“美国阶级制度”和“种族歧视”,并由此产生了仇恨,加上战后回到美国后,工作、婚姻等诸事不顺,大约在1972年,约翰·阿弗雷克成立了“美国基督徒生命运动组织”(the American Christian Movement for Life),后来简化成“迁移”(MOVE)。他认为生命起源于非洲,他的追随者大部分也是非裔美国人。他们提倡激进的绿色政治,摈弃现有政府,推崇自我管理,崇尚自由生活,觉得工业社会并不能使人类幸福;认为人制定的法律不是真正的法律,美国的阶级制度和种族歧视使他们觉得处处不公平;他们相信自然规律,不依赖科学,拒绝任何药物、酒精和化学制品。

约翰·阿弗雷克和他的信徒们拥抱在一起

  为了表达这种决心,文森特带头,把自己的名字文森特?利普哈特改为“约翰·阿弗雷克”(John Africa),其姓氏即为“非洲”一词。他的追随者们也都把姓氏改为“阿弗雷克”。

  事实上,与抢劫犯、朝鲜战争老兵这些他曾经的身份相比,现实生活中的约翰表面上是位温和冷静的绅士,受到信徒们的积极拥护。他身材矮小瘦弱、声音沙哑,对处在社会边缘的弱势群体极尽怜悯之情,对孩子、困难人群甚至流浪猫狗,充满爱心和温暖。但是,隐藏在太阳镜后面的他实际上是个性格尖锐的领导者,也是暴力冲突的推崇者,乐于挑战权威和警察,为了达到目的不计任何手段。

  “迁移”组织的演变:从宣扬回归自然到实施反政府行为

  提到“迁移”组织的发展,不得不提到白人大学生唐纳德·格拉西(Donald Glassey),这位来自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社会学硕士,曾撰写过一篇关于“穷人在公共房屋决策中的参与”的论文。24岁的唐纳德在寻找自我的过程中认识了约翰,并深深被其吸引。

  为了记录下约翰的思想,唐纳德主动邀请约翰住在自己从公共房屋公司租来的公寓里,用了一年的时间记录并出版了一本300页的册子,里面记录了约翰关于反对先进文明、提倡回归自然的观点。

  不过,一位读者表示,这本后来被“迁移”追随者们奉为“准则”的手册“是我看过的最奇怪的文章,里面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隐喻和对科学、对社会、对政府的责难”。

  尽管如此,约翰和唐纳德开始尝试照着册子里宣扬的生活方式生活。因为害怕伤害到那些流浪猫狗,他们从不使用蟑螂喷雾剂,恶劣的生活习惯遭到公寓里其他住户的控诉和排斥。

  1973年冬天,他们被迫离开公寓,来到了珍珠街街角的一栋老旧房子里。后来,唐纳德把这栋房屋及相邻的房子都买下,作为早期“迁移”的总部。他们的组织开始壮大,收容了很多流浪汉、吸毒者和前科犯。

“迁移”信徒崇尚自然、希望回归原始生活

  约翰扮演着父亲的角色,要求信徒们改变饮食习惯,戒掉垃圾食品,禁止吃肉。他们在院子里养了许多动物,幻想着过上原始生活,并在屋顶上架起大喇叭,整天向街区其他邻居们宣扬解放生命、回归自然的教义,经常脏话连篇,高声叫嚷,抗议机构和政府的管理。他们的房屋周围堆满了生活垃圾,因为不使用杀虫剂,搞得蚊蝇滋生,老鼠乱窜,邻居们不堪其扰。他们认为所有动物都有自由生活的权利,甚至跑到动物园门口抗议示威,试图解救被动物园圈养的动物。

  幼年的遭遇,婚姻的失败,不断的遭驱赶,使约翰从表面上看起来友好、冷静、温暖的人变成了暴力的、反叛的、更加激进的“革命者”,也慢慢偏离了最初他们想要回归自然的主导思想。

  事实上,他的暴力行为在“迁移”创建的早期也有所表现。他们把那些希望他们搬离公寓的邻居们当成目标,极尽挑衅、辱骂、殴打和威胁之能事,试图迫使邻居离去。

  法院最终在1978年判决要求“迁移”立即搬离该街区。“迁移”拒绝离开,甚至在警方到达时进行武力反抗。身穿迷彩服、揣着手枪和步枪,这常常是“迁移”成员们的标配。约翰定期派一群人出去搞破坏,专挑警员外出执勤、政府要员讲话,或者教育部门召开会议的时候。他们几乎每天都会与当局发生冲突,数百人被捕。每次行动,指挥者约翰都躲在幕后,从不现身。当局对他们痛恨无比,警方一直努力搜集证据试图抓捕领头者。

  末日前的疯狂:与警方两次交锋,感觉“整个美国都屈服了”

  1977年5月,约翰·阿弗雷克甚至以“迁移”信徒的名义向费城警方递交宣战书,嚣张地挑衅道:“除非你们想看到发生国际性事件,否则不要企图进入我们的总部,不要试图伤害我们的成员。我们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擅长游击战。我们时刻准备着,一旦受到攻击,扫荡旅馆,清空公寓楼,关闭工厂,堵塞交通……”

  宣战书上还称:“我们不是一群沮丧的中产阶级大学生、不理智的激进分子、混乱的恐怖分子。我们是一个虔诚的宗教组织,完全致力于我们的信仰。我们不是在找麻烦,我们只是想独处。”

  当月,因为被当场发现非法持有武器,约翰的得力助手唐纳德被抓。面对五年的牢狱之灾,唐纳德最终选择背叛约翰,供出了非法持有武器及其他犯罪事实。他证实了“迁移”组织宣战书的真实性,并称组织已为此做了很多准备,包括储备大量弹药和枪支,在一些酒店、旅馆放置了定时炸弹等。警方于是根据唐纳德的线索布下陷阱试图抓捕约翰,但却被他狡猾逃脱。

1978年8月8日,在激烈的交战中,52岁的警官詹姆士·朗普(James Ramp)后脑中弹牺牲,另有多名警员和消防队员受伤。最终,九名“迁移”成员被捕,均被判处数十年至一百年监禁。这是“迁移”组织与警方的第一次交锋。

1978年,“迁移”信徒在费城的旧总部前,后被迫搬离。

  约翰及其他“迁移”成员被迫逃离,一路流浪,来到黑人比例高达四分之一的纽约曼彻斯特。在接下里的四年时间里,他们相继买下了相邻的七栋木质结构房子,拆除所有门廊,将房子的外围钉上8英尺高的栅栏,把街道都挖开,美其名曰要让土地呼吸,与邻居的关系如同以往一样冲突不断。

  1981年5月,费城警方通过证人掌握了足够线索,会同当地警力共60人,开着三辆军用运输车包围了“迁移”的房子,抓捕了约翰及其他八名成员。在审讯过程中,约翰及“迁移”成员拒绝法院指定的律师,选择为自己辩护。经过六天的审讯,由于没有确切证据证明约翰参与了那些非法行动,再加上约翰在法庭上“义正言辞”和冠冕堂皇的辩论,在这第二次与当局的交锋中,“迁移”组织成员最后竟被奇迹般的宣判无罪释放。

  “迁移”组织回到了费城奥沙大道6221号的一处大宅子,这是约翰妹妹的房子,他的两位妹妹露易丝(Louise)和拉文(LaVerne)也曾经是“迁移”的成员。成员们为了自我防御,把房子加固成碉堡模样,所有的窗户都用木块加固,并在宅子里秘密储备了大量武器和弹药,俨然建成了一个军火库。他们继续架着高音喇叭大声宣传他们的政治思想,依旧在院子里用垃圾和排泄物制作堆肥。

  赢得审判胜利后,约翰痴迷于自己的力量,他告诉追随者们:整个美国都屈服了。他甚至号称已经有计划让这个城市冲突不断,而自己却能毫发无伤。

  1984年,已经脱离组织的露易丝和拉文告诉警方,约翰在后期变得越发疯狂,他在组织内部专制蛮横,要求成员们无条件服从,如有忤逆,则采取暴力惩罚;他要求组织内部的孩子们视其为父母,教唆他们随意指使和怨恨自己的父母,甚至唆使外甥殴打自己的母亲,就是他的亲妹妹。

  末日终点:遭遇美国政府强力打击 11人丧生60余栋房屋烧毁

1985年5月13日,警方朝“迁移”总部房顶扔下了一枚炸弹,引发了一场大火

  尽管美国法律对于各种宗教宽容,但对那些反政府及违法行为却是零容忍,对于那些敢于与警方对抗的邪教教徒,则毫不犹豫的使用强大武力,哪怕伤及人质也在所不惜。

  正因为“迁移”组织的嚣张行为,警方也一直努力收集约翰及其成员的罪证,当局下定决心清理掉这一邪教教派。

  1985年5月13日,时任费城市市长威尔森·古德(W. Wilson Goode)下令突袭“迁移”总部,整个街区的居民被警察疏散。由于他们改造后的建筑坚固堪比碉堡,双方交战激烈,警方却难以迅速攻入。于是,在众多媒体记者的见证下,费城警方和联邦调查局(FBI)发起了联合行动。

大火致使整个街区的60余幢房子被烧毁

  当天下午5:30,一架警用直升机飞临现场,对准“迁移”总部屋顶,投下了一枚小型炸弹,这枚由FBI提供的C4炸药是一种高效的易爆炸药。因为屋顶上覆盖的焦油和房屋设施中的煤气,很快引发了大火。总部里的人们试图从房子里逃出来,可是却被警方逼退回去。

  消防部门一个小时后才开始灭火,但火势已经失控。在随后的混乱中,“迁移”总部里的六名成人和五名儿童死于大火。当大火最终被控制住的时候,整个街区总共60余幢房屋几乎都已烧毁,在院子里发现了“迁移”头目约翰的尸体。只有一名成人和一名儿童幸免于难。

  尽管警方的处理方式过于暴力,但却得到了该州居民的支持,无一政府官员因此受到起诉,而突袭事件中的一名幸存者及两名遇难者家属也得到了法庭给予的150万美元赔偿。

大火致使整个街区的60余幢房子被烧毁

  值得关注的是,八年后,美国政府用同样的方式围剿了另一个邪教组织“大卫教派”,引发了震惊世界的韦科惨案。

  李洪志费尽心思想要定个自己出生的好日子,万万没想到,中国的黄历没有考虑美国的情况。他当时要是知道美国有个跟他一样的邪教头目因为政府的打击葬身火海,还会不会选择这个日子“出生”呢?不管咋样,他俩的下场都不好,毕竟流亡美国不见天日的日子不太好受。

更多》专 题
更多》经典案例
更多》反邪课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