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福建反邪教> 经典案例 > 正文
老厂长的悲惨人生
2017-05-23 08:57:47  来源: 凯风网  作者: 王成丽  

    

我叫王成丽,女,1943年出生,家住荆州市荆州区荆北路钢窗厂宿舍,是原湖北省荆州市丝绸厂工作的一名退休工人。活了半辈子的人最喜欢回忆往事,而最让我难忘的是我们原厂里的老厂长赵荣才。

记得老厂长刚来我们这里时,意气风发,俘虏了很多年轻女孩子的心。在多次被追求后,老厂长爱上了我们厂里一个漂亮又勤奋的女工李正兰,组建了幸福美满的家庭,育有一儿一女,真是羡煞旁人。可是,自从他妻子修炼法轮功后,整个家庭变得支离破碎。

事情还得从1996年9月说起,我们荆州城这边的老百姓没事儿都爱沿着荆州古城墙散步,既锻炼了身体,又观赏了沿途风景。那段时间荆州城很流行练习各种“大师”自创的气功,“法轮功”就是其中一种,城墙脚下也经常有人聚众练功,而老厂长的妻子也是这时候慢慢加入法轮功练习的队伍。

刚开始,同事们都觉得李正兰生活变得跟以前不一样,她每天早上5点起床与功友们集体练功,回家后在家里继续“学法”,还经常到其他“功友”家去“讨教”,大伙儿也都没放在心上,都觉得是个人兴趣。慢慢的,大家都发现她像彻底变了一个人,以往喊她一起出来玩,都会打扮的漂漂亮亮出来,而现在,除了吃饭、睡觉,修炼成了她生活的全部,与我们这些老同事,甚至她的丈夫家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久而久之,老厂长对此颇为不满,强烈反对她的修炼行为,时时劝阻妻子回头。然而处于痴迷中的妻子却认为丈夫阻拦了自己修炼,并试图拉拢丈夫一起入教,被老厂长严厉拒绝。争吵声、打闹声,通过厚重的墙传出房子,传到院子,传进每一个同事的人耳朵里,压抑的气氛乌云般笼罩着这个曾经美满的家庭,曾经的恩爱夫妻渐行渐远。李正兰见拉拢丈夫无效情况下,开始换掉手机,躲避丈夫,而老厂长在多次劝阻无效后,心灰意冷,带着一身疲惫和对那个邪教师父的愤恨远离了家乡,只身一人伤心前往广州打工。临行前老厂长拜托我们这些老同事们,帮忙照看一下他的妻子,关注她的动向,曾经的伉俪情深如今落到分居两地的境地,真是让我这个见证人伤感又惋惜。

被老厂长放弃了的李正兰从此再无拘束,修炼法轮功比以往更勤奋,完成她师父发出的各项指示也更积极。过了段时间,听说已经成为为荆州区荆北片区“法轮功”辅导站负责人。

1999年7月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老厂长听到这个消息后,第一时间从广州赶了回来,他觉得妻子这次终于能看清法轮功真相,迷途知返了,幸福的家庭也将再度重现。然而回到家中,眼前一幕却让他心寒。痴迷的妻子只是将修炼场地改在家中,每日准时打坐练功,遇到任何人都会拉着“讲真相”“讲迫害”,一讲起就停不下来。老厂长拿出国家政策跟她讲,劝她回归正常生活,不要再出去“弘法”。李正兰置之不理,想方设法突破阻力,仍旧到处游说。这时的老厂长只能默默站在窗户边,看她凑到陌生人面前,给人宣讲“法轮大法”,再悄悄塞上“法轮大法”小宣传册,对这一切毫无办法。这样的画面,我撞见过多次,看老厂长一脸悲戚,又绝望又愤恨的复杂神情,心里颇不是滋味,没想到当初琴瑟和鸣的夫妻二人如今到了形同陌路的境地。由于李正兰经常违法散发宣传品,公安机关多次对其告诫处理,在妻子又一次被告诫后,老厂长终于死了心,带着满心愁苦,离开了这伤心之地。没想到这一转身竟是永恒。

2012年初,正月期间,刚刚过完春节,城里还是一派热闹的景象,突听得人说,老厂长去了,说是从外面散步回来后,躺床上突发高血压,身边没人照看就去了,过了大半日才被人发现。我急冲冲的赶到李自兰家,一进门就看见她盘腿练功,正面墙上挂着她师父的像。听闻消息后李正兰只是歪着头冥思了一会,似乎不关自己的事,又沉默着继续修炼去了。我默默退了出来,想起老厂长当年的音容笑貌,如今老来客死异乡,身边却无一人,妻子远在家乡,不闻不问,甚是凄凉,这就是老厂长的“悲惨”的一生。

此后,李正兰修炼更为勤奋了,几乎十天半个月看不到她的身影,每每经过她家楼下,只听得里面传来咿咿呀呀的诵读经文的声音,仿佛这个人突然从我们的生活里消失了一般。

2013年5月19日,我记得那天天气很好,跟往常一样,我逛完城墙,回到荆北路上的家时,听到前方闹哄哄的,据说是出了车祸,有个女的在转过通惠桥路口时,被突然驶来一辆乡镇客运中巴车撞死了。我心里一阵唏嘘,本着好奇去看了一眼,却发现倒在血泊中的正是老厂长的妻子李正兰,而她的手中至死握着他师父的“法轮大法”经文。

时间过了这么久,每当经过老厂长家的旧楼下,看见窗台上破败的窗帘和当年他们俩人亲手种的如今早已枯萎的盆栽,都会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相守不易,愿老厂长和他妻子下辈子恩爱如旧。

更多》专 题
更多》经典案例
更多》反邪课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