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福建反邪教> 经典案例 > 正文
父亲信了刘半仙的鬼话以后(图)
2017-10-16 11:00:24  来源: 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胡小倩  

z

胡明贵生前照片

有人说,父亲是孩子的臂膀,为他撑起一方天空;有人说,父亲是孩子的大树,自己受着炎热却给孩子带来清凉。然而,我的父亲,留给我的唯有朦胧的身影……

我是四川省宝兴县林兴电站职工,今年37岁。21年前,一个叫刘半仙的骗子蛊惑父亲练“法轮功”,给我家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刘半仙登门

1996年夏天的一个上午,我在家做作业,突然刘半仙(真名刘正山,因常年给人观花、算命,当地人都叫他刘半仙)在外面喊我父母的名字:“胡明贵、王秀萍你们在家吗?”听到喊声,父母走了出去。一阵寒暄后,刘半仙开始向我父母宣传“法轮功”,并拿出一本《转法轮》说:“这是‘经书’,里面的‘经文’凝聚着李洪志‘师父’很多心血,只要相信‘师父’,修炼法轮功,明贵的病不用打针吃药就会好。”母亲说:“医生说我家明贵得的是哮喘病,现在的医术无法根治,只能吃药缓解。”刘半仙回答说:“‘法轮大法’是真正的‘宇宙大法’,修炼大法,有病能治病,无病能健身。”父亲听到这,接过书,一边翻一边小声对母亲说:“秀萍!你看我这病医生都没办法,要不咱们练练‘法轮功’试试?”母亲说:“我没文化,看不懂那些经文,要信你自己信去。”这时,刘半仙又说:“你们放心,一人练功,全家受益。”

父亲痴迷“法轮功”后判若两人

就这样,父亲练起了“法轮功”。刚开始,我和母亲都没太在意,因为父亲患病以来看了不少医生,吃了不少药,可就是治不好,特别是冬天,看他咳嗽痛苦的样子,我和母亲难受极了,如果练“法轮功”真能治好他的病,那可是咱们家的大好事。然而,一段时间后,我发现父亲像变了一个人,原来乐观开朗的他变得少言寡语,母亲和他说话,他也爱理不理。对我也漠不关心,无论我看不看书、做不做作业,他都不再过问。似乎对任何事都失去了热情。更让我不理解的是,父亲把之前吃的药悄悄扔进了茅厕。母亲发现后和他理论,他却和母亲吵,说母亲是“常人”。还说他生病是上辈子造了孽,形成了“业力”,练“法轮功”把“业力”消除就没事了。

转眼到了这年冬天,有一次我放学回家,刚到院坝外时听见母亲在埋怨父亲说:“明贵,你练法轮功以来,啥事不做、啥事不管,整天抱着天书比来划去,我忙点累点不要紧,可倩儿明年就要读高中,学费、生活费得提前准备。”父亲边咳嗽边吃力地说:“我是‘师父’法身保护的人,现在‘师父’正在帮我‘消业长功’,要不了多久我的病就会好。”父亲还没说完,母亲生气地说:“你先看看你自己,咳得上气不接下气,我看你还是别练法轮功了,赶快吃药恢复身体好出去挣钱。”母亲话音刚落,父亲大发雷霆:“尽说些大逆不道的话,再不闭嘴,看我给你念咒语。”我看事情不妙,赶快劝解。父亲气喘吁吁地说:“再提医院二字,我就与你们断绝关系。”

父亲丢掉性命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父亲除了白天“学法”,晚上还要“打坐”、“练功”至深夜。有几次,我看他盘腿坐在地上,额上冒虚汗,身上发抖,喘不过气,又劝他别再练了,当心身体吃不消!可父亲仍然不听,还说他是李洪志“师父”的真修弟子,叫我别管“修炼人”的事,否则会受到天遣、遭到报应。说完,嘴里不停地念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1997年12月的一天上午,正在上课的我被母亲的电话叫回家。我赶到家后,看见母亲早已哭成了泪人……

后来,母亲告诉我,就在头天晚上,父亲又到柜子上练“法轮功”。母亲劝他身体不好别爬那么高,可父亲坚持说越高的地方越接近“天国”、越容易“飞升”,还警告母亲不能妨碍他“练功”。一番争吵后,母亲睡觉去了。天快亮时,母亲发现父亲在地上蜷着身子,全身冰凉,已经停止了呼吸。

如今,父亲离开我们二十一年了,每当想念他时,心里就无比地憎恨李洪志、憎恨“法轮功”,夺走了父亲的生命,害我失去父爱。

更多》专 题
更多》经典案例
更多》反邪课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