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福建反邪教> 热文推荐 > 正文
“信仰之友团契”前成员揭露该组织暴行
2017-11-10 15:27:13  来源: 美联社  作者: 景晶  

  “信仰之友团契”前成员揭露经年累月的暴行

米琪·威斯(Mitch Weiss) 美联社

  2012年“信仰之友团契”首领简·威莉(Jane Whaley)及其丈夫山姆(Sam)在北卡罗来纳州参加一个活动。

  编者按:美联社2017年2月27日报道《“信仰之友团契”前成员揭露经年累月的暴行》称,前成员接受美联社采访,揭露该组织暴行,部分前成员认为“信仰之友团契”是邪教。

  北卡罗来纳州斯平代尔(Spindale)——为了寻求内心的平静、实现永生,人们从世界各地蜂拥至瑞奇(Ridge Mountains)山脚下的这个小镇。恰恰相反,他们所遭遇的是经年累月的暴行。

43名“信仰之友团契”前成员在一次独家采访中告诉美联社说:为了驱除恶魔、“净化”罪人,信徒们受尽各种折磨,被殴打、卡住喉咙、推倒在地。受害者包括青少年、幼童,甚至婴儿。

27岁的凯瑟琳·法塔丘(Katherine Fetachu)在团契里待了近17年。她说:“这些年来,我看到很多人被殴打,孩子们被叫做恶魔,被扇巴掌。”

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28岁的的杰普·普拉默(Jay Plummer II of Tulsa, Oklahoma)回忆说,“他们会把你推倒,抓住你的头,并来回晃动你的头”。有人在他耳边尖叫,有人摇晃他,打他,大喊道:“滚出来,恶魔!你不干净!” 周围所有的人都在殴打他,对他大喊大叫。

44岁的蒂姆·科尼利厄斯(Tim Cornelius)是一名护士,在团契待了二十多年之后于2013年脱离。他说,在“信仰之友”的头目眼中,“婴儿哭闹不是因为饿或者需要换洗,而是因为他们被恶魔缠身。”

“信仰之友”是一个福音派团契,由简·威莉于1979年创建。信徒主要分布在美国北卡罗来那州,在巴西、加纳及其他国家有近2000名信徒。简·威莉是一位有着浓厚美国南方口音的数学老师,她的丈夫山姆(Sam)曾是一名二手车销售员。他们俩都是所谓的牧师,但所有受访者都表示,实际上,威莉---这位77岁的基督教传道者---正是团契的事实控制人。在威莉的领导下,“信仰之友”从只有少数的追随者的教派变成一大团契。团契的大本营是在一个占地35英亩的建筑群里,树木环绕,安保严密。

“信仰之友”的教义植根于现代信友团契运动,这是由俄克拉何马州塔尔萨的牧师肯尼斯·哈金(Kenneth E. Hagin)发起,他们传讲“繁荣福音”:大声祷告,神将会回应你的祷告。哈金说,如果追随者认真祈祷,慷慨解囊,他们将会得到回报,将会拥有财富和健康。这正是包括乔·奥斯丁(Joel Osteen),乔伊斯·梅耶(Joyce Meyer)和克雷弗洛·多拉(Creflo Dollar)在内的电视传道者的理念,这些人有数百万的追随者。

其他福音派团契大都通过大声祈祷和救赎仪式来驱除魔鬼,但所有受访者都说,在“信仰之友”,威莉通过极端暴力的方式来执行教义:她认为只有殴打罪人,才能将魔鬼驱除。信徒们为驱除附身的恶魔要进行一场名为“爆炸”的修炼,忍受数小时不堪入耳的谩骂。

前信徒中有16人说他们受到了威莉的殴打,其中两人说她多次把他们的头撞到墙上。另有14人表示,他们看到她殴打他人,甚至包括哭泣的小婴儿,她使劲地摇晃他们,以驱赶恶魔。

29岁的肖恩·布莱恩特(Sean Bryant)去年刚脱离团契,他说“我在多个场合听见她这么问:你把她推倒在地了吗?如果回答是:是的,我们赶走了恶魔,”简会说:“不错,我喜欢,谢谢,我的主!”

28岁的拉奇·布莱恩特(Rachael Bryant)去年脱离了该团契,他说:“那是我见过的最残酷的折磨。一开始她殴打受害者的胸部,然后又打她的肚子,扇她巴掌,就这样一直不停的打。”

61岁的美国海军退伍军人里克·库珀(Rick Cooper)在团契待了20多年,并在此养大了9个孩子。他说:“对恶魔大吼大叫这是不够的,你必须殴打他们,这样才能把恶魔驱除出去。”

一些前信徒表示,暴力是一直存在的:孩子们被从父母身边带走,住在牧师们的家中,被殴打,有时甚至跟自己的家人失联长达数十年。一些男性信徒也被与家人和其他信徒隔离一年多,遭受同样的残酷对待。

此外,团契还把那些被认为是罪孽深重的男性和男童关在一个曾被用做仓库的建筑里,一关就是好几年。据十几名受访者说,这些人和家人失去联系,被长时间殴打、受尽折磨,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放出来。

为调查此事,美联社翻阅了数百页有关儿童福利及执法的文件,听取了前信徒秘密录音的与团契的实际控制者简·威莉的对话,并耗时一年多追踪数十名脱离该团契的信徒。许多人最初不愿打破沉默,因为他们向新朋友和同事们隐瞒了自己的过去,而且时至今日仍害怕威莉。

大部分接受采访的信徒都是在团契中长大的。“信仰之友团契”的头目们多年来掩盖其犯罪事实。为阻挠执法和社会服务官员的调查,他们派一些彪悍的信徒前去应对,并教唆受害者和他们的父母说谎。此外,团契还禁止受伤的信徒去外部医院就医,不论是眼睛被打肿,身体被砍伤,留下疤痕,流鼻血,四肢扭伤,还是骨折,牧师们都要求受害者们“忍住”,并默默忍受这些痛苦。

威莉早前曾否认她或其他团契头目虐待信徒,并声称该团契的任何行为都受到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有关不同宗教教义的保护。她和团契律师约什· 法玛(Josh Farmer)数次拒绝了美联社提出的采访请求,数十名前信徒指控了该团契。

有前信徒表示,人们之所以加入该团契,主要是被威莉的个人魅力所吸引,认为信仰该教就会使一团糟的生活有所改变,并实现救赎。四十年代初威莉创立信仰之友时,她被视为母亲一样的人物,给那些酗酒、吸毒、陷入不幸婚姻的人们带来希望,填补了他们在精神上和情感上的空白,给了他们爱和关怀。

团契每两年举办一次国际圣经研讨会,许多前来参会的人们会被鼓励搬到斯平代尔,这是一个位于夏洛特(Charlotte)和阿什维尔(Asheville)之间4300人的社区。前信徒说,当他们卖掉自己的房子搬到北卡罗来纳州后,团契的“黑暗面”便逐渐显现出来了。信徒们表示,当时他们与家人和朋友都已经完全隔离开来,并深信威莉就是先知,就会害怕离开。

更多》专 题
更多》经典案例
更多》反邪课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