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福建反邪教> 经典案例 > 正文
痴迷“全能神”的母亲终于醒悟了
2018-07-18 08:55:51  来源: 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陌上流年  

反邪教志愿者看望我母亲

我叫潘文武,今年46岁,是重庆市合川区钱塘中学一名体育教师。说来惭愧,为人师表二十余年的我竟然让自己的母亲沉溺在“全能神”邪教里多年,好在有反邪教志愿者的耐心帮助和劝导,才让痴迷“全能神”的母亲脱离苦海,最终醒悟!

我出生在重庆市合川区钱塘镇一个偏远的小村庄,家里兄妹三人,我排行老三,在父母和姐姐们的呵护下,我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我读小学二年级时,一直干采石工作的父亲不慎扭伤了腰,从此丧失了劳动力,生活的重担就压在母亲身上。从那时起,我就暗暗发誓,一定努力读书,长大后不再让他们吃苦受累!可等我工作稳定,有能力接他俩到条件好些的镇上居住时,他俩说什么都不愿意离开老家!我也只好顺从他俩,给他们买了个手机,心想能经常联系也行!

或许真的是“关心则乱”!母亲连做梦都想着怎样能让父亲不受腰痛折磨,只要听说有法子能治父亲的病就想尽千方百计去践行。可即使这样,父亲的病情还是越来越严重了。大约是2006年,信了十几年基督教的母亲,不知在哪里听说信“全能神”不吃药不打针,就能保全家平安健康,善良的母亲就这样一不小心陷进“全能神”这个泥潭。可任凭母亲如何虔诚的深信“全能神”,最终父亲还是在2007年春夏交替时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当沉浸在悲痛中的我们担心母亲会因为悲伤过度影响身体健康时,母亲却远比我们想象的坚强,还反过来说我们想多了。当时,我们也没多想,认为母亲能想通,能好好生活比什么都重要!却不知道她那样说那样做的真实原因是 “全能神”的“撇家”。这话,是母亲醒悟后自己告诉我们的。

醒悟后的母亲不止一次的告诉我,她那时痴迷“全能神”是鬼迷了心窍,一失足铸成千古恨。她说,2006年七月的一天她刚从云门大教堂祷告出来,一个自称小潘的中年妇女主动走过来找母亲搭讪,一阵闲聊后,小潘问母亲看过几遍《圣经》,当得知几乎不识字的母亲没看过只是听牧师讲过《圣经》后,小潘就滔滔不绝的从“亚当和夏娃被赶出伊甸园”谈到“人类的邪恶”以及诺亚方舟救度世人的神迹,母亲越听越佩服小潘对《圣经》的熟悉,甚至连小潘说“信神之人的决心大过天,天地废去你的誓言都不可废去,神会按着你所起的誓报应你”之类的话,母亲都很赞同。那天,老实善良的母亲把自己家的根根底底都告诉了小潘,还把手机号码也留给了她,说是方便以后交流信神心得。没几天,小潘就到家里来了,母亲很热情的招待了这位“稀客”。就是那天,在小潘的“引导”下,母亲知道了“东方闪电”,知道了“圣经过时了,不能拯救人了,耶稣已经第二次道成肉身成为女基督降临在世界的东方来拯救人类了……”,母亲也就抄写了一份永不叛神的保证书并在自己的名字上盖了手印。后来,母亲回忆说她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鬼迷心窍似的小潘说什么就干什么,竟然轻而易举的放弃了信了多年的基督教,跟着小潘加入了“东方闪电”,后来才知道叫“全能神”。从那天起,就稀里糊涂的按照她们的指示,不是“吃喝神话”,就是外出传福音。“吃喝神话”其实就是三五几个弟兄姊妹聚在一起要么学习“全能神”资料、要么交流信神心得或是一起跟着MP3唱篡改了歌词的 “全能神”歌曲;“传福音”是最害人害己,不仅自己整天往外跑,累了自己还照顾不到家庭,而且多数时候是遭人白眼,因为你给别人讲世界末日、讲信仰耶稣过时了只有“女基督”才能拯救世人,他们多数都不信。母亲说,现在想来真是荒唐,明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聚会时却用化名,什么“小潘”、“奋斗”、“青莲”“梦想”等等;明明当初是抱着替老头子祈求健康才加入“全能神”的,可后来却为了传福音整天不着家,连老头子日常起居都不管不问了,甚至还大言不惭的对老头子说“你现在的好日子都是神给的,神的三步工作就要结束,世界末日就要来临,只有信万能的‘全能神’,随时听从“主”的召唤,才能在‘世界末日’来临时不被毁灭”;明明走亲串门是亲朋好友之间关系亲近的表现,可自己偏偏一门心思想着动员他们加入“全能神”,弄得人家为了避免尴尬,有意无意的躲避,自己却认为他们是被“撒旦”蒙蔽了!正如母亲所说,那几年痴迷“全能神”的母亲真的是弄得我们一家人焦头烂额!不仅三天两头往外跑,打她电话也不接,而且回家后,只要我们劝她,她要么不说话沉默,要么就嘴里叽叽咕咕的念叨着转身就走了,根本不搭理我们!甚至她还说宁愿断绝母子关系也绝不放弃信神!拿她没办法的我们只有祈祷她能身体健康,自己早日醒悟!

可事情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2015年3月,我又回去看望母亲,却碰见母亲和她的弟兄姊妹在家里聚会。看见他们一群年龄差不多的老太婆老太爷围坐在饭桌前,有的抱着头比比划划,有的闭着眼小声的碎碎念,有的很陶醉的唱歌甚至还夸张的跳着舞,看上去就像是一群精神病人。我实在忍受不了,就大声的质问他们:“你们在干什么……”不知是我的声音太大吓到他们,还是他们知道自己信的这个神本身就不光明正大,没等我说完,他们都自觉的站起来走了,可母亲却大发雷霆,直呼我是个不孝子,是着了魔的撒旦,是要遭报应的魔鬼!那一刻,我对眼前的母亲好陌生,我的母亲从来没有这般面目狰狞的对我啊!正在我不知该说什么时,母亲双手捂着头,一面大声喊着头痛,一面摇摇晃晃往地上蹲,我被母亲的样子吓傻了,好在一旁的妻子反应快,连忙叫我扶住母亲让她就地躺下,却发现地上全是垃圾根本无从下脚更别说躺下,但没办法,救命要紧,母亲就躺在脏脏的地上!120救护车来之前,我们又找来冰水不停的给母亲敷头,好在救护车来得及时,经过医院抢救,母亲脱离了危险,医生还表扬我们病人家属急救得当。母亲在住院期间,学校领导、村上的干部和反邪教志愿者都来医院来看望母亲,反邪教志愿者更是天天待在医院,陪伴在母亲身边,拉家常摆生活,说健康话养生,讲基督教的仁爱,批驳“全能神” 的邪恶。看着母亲不仅身体一天天康复,而且脸上流露出亲切自然的笑容,我们作子女的由衷的感到舒心快慰!

现在,母亲和我们住在一起,每天晚上我们都陪着母亲散步。她只要遇见熟识的同龄人都会说同样的话,“‘全能神’是害人不浅的邪教,千万信不得,我是上过当的”!

更多》专 题
更多》经典案例
更多》反邪课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