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福建反邪教> 热文推荐 > 正文
中国历史上的邪教
2018-08-28 17:07:14  来源: 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王清淮  

  一般认为,邪教依托宗教产生,是宗教的寄生虫,这么说当然有道理,但是在中国就不一定完全正确,因为中国的邪教发生早于宗教,黄巾是依托道教的,但黄巾作乱时道教还没有产生。所以,所谓邪教,核心词是邪,不是教,对邪教来说,有宗教可以利用固然好,没有现成的宗教,它也会制造一个虚假的宗教,所以,宗教不是邪教发生的根据。中国邪教特别热衷于染指国家政权,教主特别急于当皇帝,不管规模大小,不计人财物的多寡,只要创立一宗邪教,教主的野心就急剧膨胀,发动针对国家政权的武装暴力活动,这就是邪教暴乱。这样的邪教暴乱在中国历史上频发发生,这种情形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很少见。

  最早的邪教动乱发生在东汉,发动者是巨鹿人张角三兄弟。张角创立一个邪教组织,叫“太平道”,用练气功内丹的方式召集信徒,创建了覆盖全国的庞大的邪教组织。这个组织完全听命于教主张角,约定在某年月日全国同时并起,攻入长安,拥立张角当皇帝,叫做“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张角拥有三十六方,每“方”有徒众六千到一万人,都是经过训练的武装战斗人员,叫“黄巾军”。据此可知,黄巾军的总数可能达到二三十万人,超过汉帝国的常备军兵员数量。如果不出意外,太平道夺取国家政权是很有把握的,因为实际掌握国家最高权力的宫内大太监已经被发展成邪教徒,他们准备在黄巾军进攻皇城时打开城门接应,首都的陷落只是时间问题。帝国多次组织清剿,虽然黄巾暴乱平定了,但帝国的元气大伤,中国进入军阀混战和三国分立时代。这次邪教暴乱的教训极为深刻,邪教一出场,就有惊艳的效果,封建帝王几百年构筑的大厦,几个目不识丁的地痞流氓就轻而易举地倾覆了,事变太突然,汉帝国的领导者还来不及清剿邪教军的经验教训,黄天固然没立起来,苍天却死了。所以,中国历代朝廷对邪教造反都特别下心思,舍得花力气。

  第二波邪教暴乱发生在南北朝时期。北朝拓跋魏的一个沙门“法庆”,自称是以“弥勒佛”下界,创立“大乘教”。大乘教的基本教义就是要信教者杀人,定期对信徒实行绩效考核,根据杀人多少,确定他在教内的地位。法庆以弥勒佛的身份说,信徒在教内的地位时刻在变动,但总的趋势是上升,加入大乘教就得杀人,杀人就自动升级。信教者的最终归宿的是成为佛或菩萨。佛高于菩萨,而佛与菩萨也分阶级,一级为“一住”。“杀一人为一住菩萨,杀十人为十住菩萨”。“杀人积功”这套办法被历代邪教采用,一直到邪教全能神仍然奉行杀人积功的原则。信徒们希望能够在未来的极乐世界占据有利位置,就纷纷杀红了眼,成为杀人不眨眼的暴徒。这里需要特别指出,邪教杀人不限于对象目标。以法庆的大乘教为例,他们鼓吹的“杀一人”和“杀十人”并没有特定的指向,只要杀人,不管他杀的是什么人,老人、妇女还是小孩,教内教友或是官兵百姓,杀人就都积功,都升级。这也给邪教发动叛乱创造了有利条件。信徒特别在意自己在组织中的地位,一位全能神信徒在组织中的地位没有晋升,迁怒于自己的孩子,那小孩刚出生不久,就被自己的所谓母亲害死了。邪教徒们为了积功,就杀老弱妇女充数,自己的亲人是首选,因为杀这些人容易些,遭遇的抵抗小。他们这么干,更增加了社会秩序崩溃的危险性,形成宗教恐怖主义。

  这两波以后,中国的邪教作乱就更频繁了。东晋后期孙恩的“五斗米道”,以信道得长生引诱人入教,大批民众被孙恩诱惑,入教成为邪教军,跟黄巾军一样也达到几十万人。孙恩自称“征东将军”,设立各种高大上的官职,尚书、太尉、廷尉、都尉等等,宣布跟随他的信徒都能得到长生。“长生”的诱惑力太大,于是百姓蜂拥而起追随孙恩。孙恩趁东晋政权不稳、民心骚动之际,率众从海岛进攻会稽,杀会稽内史王凝之。浙江省大部分沦陷到邪教军手中,还有信徒潜伏在首都,随时接应孙恩的作乱军队。朝廷派重兵讨伐孙恩,孙恩决定撤退,这时发生的事情叫人毛骨悚然,可以看到邪教对人们的伤害之深。“其妇女有婴累不能去者,囊簏盛婴儿投于水,而告之曰:‘贺汝先登仙堂,我寻后就汝’”如果不是参加了邪教,哪个会这么丧心病狂!孙恩率男女二十余万口退入海岛。不久孙恩卷土重来,攻破广陵,一度逼近首都建康,政府加强沿海防务,邪教军给养困难,加以疫病流行,死者大半,孙恩投海自杀。信徒认为他在水里成了仙,是“水仙”,一百多人跟着他投水,追随他成水仙。

  隋朝邪教曾经发动一次未遂的夺宫事件。几个穿白色衣服的僧人,要进入皇宫行刺,杀死皇帝,自己称帝。这几个假僧人被盘查发现,就地正法,但这种简单直接的夺权方式却被复制。一千年后,清朝嘉庆年间,八卦教林清指挥二百人人攻打紫禁城。林清也有太监做内应,做内应的太监队伍头目得到许诺,事成之后,他可以作太监总管,就像后来李莲英那样的地位。东西两个华门同时行动,可是东华门的一伙人因为与运煤车争道发生冲突,装在菜筐里的武器掉出来,大部分被擒。西华门孤军奋战,被全数歼灭。这件事给历史留下的教训有两点,第一,邪教的力量无法估量,可能在主流社会毫无觉察的时候,已经膨胀到惊人的程度;第二,邪教作乱与它的力量大小无关,它在任何情况下对社会都采取主动进攻的态势。两者合起来,就是,邪教一定会发动反社会的暴力活动,不管它有没有这个能力。

  宋代的邪教动乱以方腊影响最大。史书记载:“方腊生而数有妖异。一日临溪顾影,自见其冠服如王者,由此自负,遂托左道以惑众。县境梓桐、帮源诸洞,皆落山谷幽险处,民物繁夥,商贾辐辏。会花石纲之扰,遂因民不忍,阴取贫乏游手之徒,赈恤结纳之。众心既归,乃椎牛酾酒,召恶少之尤者百余人会饮。”方腊造反的基本群众是泼皮无赖之中最泼皮最无赖的一伙人。方腊要以邪教造反,同乡方有常派儿子上官府举报,方腊大怒,杀方有常一家42口,还将方有常祖墓挖掘毁尸,将穴内骨殖掘起,扔到粪池中浸泡一日一夜,再捞出来用白炭火将骨殖烧化,再把骨灰装进竹筒,上山抛洒,让它不留一点痕迹。史书说方腊“无德无功,大逆犯上,遂矢彝伦”。大逆犯上,指邪教造反。遂矢彝伦,指方腊杀族人,挖掘同族陵墓。总之,邪教一旦成邪,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方腊造反后,劫掠民女,收缴她们的衣服,藏在山中,昼夜凌辱。有些妇女逃出山洞,羞于回家,在山林中上吊自杀。史书说方腊被剿灭后,官军发现山中树上吊着数不清的裸体女尸。方腊是邪教中也少见的恶魔,这叫恶魔之尤。

  明代以后,邪教活动大爆发,邪教暴动更趋于频繁。明清两代邪教的主体思想是无生老母和弥勒佛,有的邪教分别信奉,有的邪教两个都信奉,把佛和道聚拢在一起,影响最大的是龙华会。龙华会的“宝卷”说:“老母在灵山八宝碧云宫中,分下九十六亿灵光,化生世界九十六亿人,是老母的九十六亿皇胎儿女。不料儿女们贪恋酒色财气不肯回头,沉落苦海。为娘的(无生老母)心急如焚,差下太上老君,化生三皇治世,初立青阳大会,度回二亿元灵归西,这是龙华初会。又待数千余年,又差释迦文佛化生犹太国中,转生皇太子,拜燃灯成其大道,初立红阳大道坐朝问道,后至印度国大开普度,度回二亿灵根,同登极乐。这是龙华第二会。今到三期末刼,祖母差下真武老祖,号为天真古佛,到中原化生贫寒之家,替弥勒治世,召开白阳大会,将九十二亿皇胎儿女全部度脱回天堂。此后老母不再派人来拯救世人,这是最后的机会。听来谁不是很耳熟?原来邪教都会这么说,我这个教是最后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快来加入我的组织吧,快来练我的功吧,直到李洪志的“最后一着”,仍然在玩这个噱头。太上老君和释迦牟尼佛功夫差,效率慢,两世道与佛总共才度脱四亿人,地上还有九十二亿人在苦海中挣扎。但是不要紧,弥勒佛来了,至于谁是弥勒佛,这是很简单的事情了:谁说这话,谁就是弥勒佛。所以自北魏以来,有几百个弥勒佛出生在中国,纷纷加入度脱“九十二亿皇胎儿女”的行列。那么多的弥勒佛来过,为什么皇胎儿女还在这混乱的世界上煎熬着,到今天也还是九十二亿?可见那些“佛”都是假的,但是最后一个弥勒就是“我”,我肯定是真的。

  除了弥勒信仰和无生老母信仰,还有民间巫术发育成的邪教,如闻香教和圆顿教。明末王森在滦州创立闻香教,几年间信徒遍布中国北方各省。教主王森编造说,他曾救一个狐狸,“妖狐感恩,断尾相赠”,咬下自己的一段尾巴送给王森作报偿。狐狸尾巴有啥好处,原来狐尾有异香,王森根据狐狸尾巴创造一宗邪教,叫做“闻香教”。王森在各省指派首领,为他收取供奉,王森及其家族很快成为当地豪强,王家深沟高垒,俨然地方王国。闻香教本以炼丹为主,敛财是为了更好地支持炼丹,那段狐尾就是丹药的点睛之物,神奇无比。但后来王森又热衷于政治,于是放弃炼丹,专门敛财。组织教民暴乱,被朝延定为邪教,严加缉捕。嘉庆十九年,闻香教的支派收元教教徒方荣升在安徽印制经卷,并大量印制匿名帖子,广泛散发给各级官员及平民,鼓吹“三教应劫”、世界末日,朝延严令查禁,方荣升及为首35人被凌迟或斩决。朝延穷治方荣升案,捕获王氏族人为首传教者,有7人被凌迟,其他斩监侯及流放为奴充军者无数,闻香教邪教体系在大陆基本被摧毁。王森死后,三子王好贤继承教权,王好贤继承了教权,也继承了教主的政治野心,他与山东徐鸿儒等教内传头筹划起事,以夺取天下当皇帝。徐鸿儒等组织暴乱,暴乱被平定,王好贤携带妻妾儿子南逃。在扬州被捕,被押赴北京,凌迟处死。

  圆顿教是闻香教的一支,创立

更多》专 题
更多》经典案例
更多》反邪课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