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福建反邪教> 热文推荐 > 正文
中国历史上的邪教
2018-08-28 17:07:14  来源: 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王清淮  

者姓张,人称“弓长老祖”。圆顿教它的特点就是宣扬“一步登天”。在清初已传布各地,成一大宗邪教,传至西北的一支,在当地民间各宗教中势力最强大也最活跃。教主王伏林早期借圆顿教诳骗钱财,并没有表现出多少邪恶的迹象,入教者不聚集,只各自修炼,其教民也以正在“行善事”自居,时刻准备着白日飞升,一步登天。乾隆四十三年,王伏林突然决定武装暴动,教民及被裹胁者2000多人追随。王伏林自称有法力,宣称其母及妹原是上天神仙,助他成功,他不怕刀枪,不惧水火,也是神出鬼没神仙下凡,还会点物成金,入教者不愁吃穿,都能暴富。王伏林依仗人多势众,决定先攻河州,再攻兰州。陕甘总督派军围剿,刚一接战,叛军即溃散,王伏林及母、妹均毙命于乱军中,教徒及参战者千余人被杀。

  嘉庆六年,宝鸡、歧山一带圆顿教民又以“悄悄会”的名义聚众谋反,教主许诺事成后凡参与者皆可封为王公,或者当“飞天佛祖”,还是“一步登天”的老套路。官兵围剿,毙、俘及自杀者2500余人。嘉庆十年,教主石慈为了致富而传教,入教者出钱一二千或数十文不等,并借传经为名,行“滚丹”奸淫教内妇女。事发,石慈等一百余人被判处斩首、流放等各种刑罚。此后,圆顿邪教一直活跃在地下。民国年间圆顿教组织地痞流氓,成为汉奸别动队,还伙同一贯道等企图推翻共产党。近年来又仍然有圆顿教在活动,如许成江的圆顿法门。

  圆顿教也鼓吹自己的教派是人间“最后一着”,也是除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它在陕甘一代多次作乱,影响巨大。圆顿教的影响不止于此,它在20世纪成功复活,道教的炼丹已被证明是虚妄,圆顿教接过道教的内丹术,借用佛教的名词“圆顿”,以“一步登天”为诱饵,聚拢群众,形成强大的邪教声势,这就是20世纪风行中国二十年的伪气功。圆顿教的内丹,被后来的邪教主说成是气功,但基本要领不变。圆顿教说内丹修炼有十个步骤,这跟气功的修炼程序一致,效果一致,到第八步,几乎就是凡人中的神仙,与白日飞升只有一步之遥,这就能理解那些伪气功的迷恋着为什么要拼力维护气功和他们的教主,眼看着就要白日飞升,政府突然插一杠子,这算这么一回事?也能理解为什么教育转化比较难。他们在圆顿教的迷幻状态中得到从来没有过的美妙感觉,实际这是他们的精神吸毒,这样的吸毒,戒除比毒品戒除还困难。有些邪教痴迷者在本教瓦解后,仍然痴心不改,想方设法找到另一宗邪教继续迷信痴信,就像吸毒者,海洛因没了,就吸食鸦片或冰毒。从这个意义上上,马克思说宗教是人民的鸦片烟,是很有道理的,至少在邪教痴迷者这里,这个结论很坚实。

  在中国创立领导邪教,妇女也不甘落后。陈硕真是唐中期一个巫女,她不甘寂寞,准备造反干大事业。为了扩大影响,陈硕真自称马上要羽化登仙,还煞有介事地与自己的乡邻诀别。她准备隐居一段日子后再以“神仙”的面目出现。她的姻亲章叔胤到处宣传陈硕真已经成仙,从天界重回人间,现在法力无边,变化莫测,能够驱使鬼神。种种神迹证明,章叔胤所言不虚。当然,这些神迹都是陈硕真和她的同党的装神弄鬼。这番宣传非常有效,陈硕真周围很快就聚集起了一大批信徒。陈硕真和章叔胤兵分两路,攻占桐庐,睦州等县城。陈硕真的两千人马就攻陷睦州首府及所属诸县,睦州各地的百姓群起响应,教军很快发展到数万人。陈硕真乘胜进攻安徽,攻打歙州,声势浩大,于是陈硕真自称“文佳皇帝”,设置百官,严肃朝仪,俨然一代帝王。唐政府派大军镇压,陈硕真等人被俘,处斩。陈硕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女皇帝,称帝比武则天还早。尽管她的皇帝梦只作了一个月。当代邪教参与者或痴信者女性远远多于男性,从陈硕真事件可以看出若干端倪,在邪教组织中,女性的号召力有时候可能大于男性。

  陈硕真之后,女子兴妖造反的代有其人,王聪儿、唐赛儿、林黑儿,这些以妖术邪教举事的女子,都是陈硕真的“直系后裔”。

  明永乐年间,山东蒲台的一个乡下妇女唐赛儿,以算命打卦兼说媒为生,由于算卦比较灵验,被人吹捧为明星,于是自称“佛母”。佛母唐赛儿以当时流行的“白莲教”为旗帜造反,转战山东,官军不能制。唐赛儿当初未必想要造反,是自己的“神迹”把她自己煽动得信心爆棚。她一个乡下中年妇女,忽然成了神圣人物,要雨得雨要风得风,于是就相信自己确实不平凡,要干一番大事业。在中国,最大的事业当然是造反推翻当今皇上,自己取而代之。经过徒众的吹捧,还有自己的心理暗示,教主的野心膨胀,这里往往有一些偶然的事件在发生作用,比如出现某种“神迹”,昭示这位教主上应天命,下得民心,于是教主顺应天命举事作乱。有学者称他们“痴愚型犯罪”,这个团伙中人自身互相欺骗,结果互相被欺骗,自己的力量被无限地夸大了。

  清代的邪教教派众多,活动最为频繁。除了前边说的林清八卦教紫禁城夺宫事件,还有在各地发生的所谓“武装起义”。

  中国的有神论宗教实际表现为泛神论。所谓“泛神”,就是以人为中心,举凡所有的神灵都为我“工作”,我敬神是应当的,因为我需要神,神为我工作更是应当的,因为我需要神为我工作,如果神不为我工作,我自然不会拜它。这种实用主义的宗教观,很容易为邪教利用,因为邪教的许诺厚重,对泛神主义者吸引力巨大。这些人逃扬归墨,或者逃墨归扬。扬子和墨子表面上截然对立,其实却相通。宗教和邪教,势不两立,但就每个人来说,不论是宗教者,还是邪教徒,都有可能发生立场的根本转换。(王清淮,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现为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著有《中国邪教史》)

更多》专 题
更多》经典案例
更多》反邪课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