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福建反邪教> 反邪评论 > 正文
还原邪教“全能神”头目赵维山
2018-08-30 09:07:46  来源: 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白云  

在2012年底全能神教徒走上街头宣传世界末日之前,赵维山并未走进公众视野,甚至很多全能神教徒对其也一无所知。直到2014年5月28日山东招远事件之后,经过各大媒体的广泛披露报导,才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全能神教主赵维山也才浮出水面成为关注的焦点。然而,对于赵维山其人其事,公众却知之甚少,所得的资讯大多来源于网络,或者仅限于官方披露的有限信息,并且若是对这些信息进行比对和整理,还会发现有很多过时、错误和前后有出入甚至矛盾的信息。目前比较详实和客观的资料是凯风网所做的《伪神的前半生》视频,基本上是采访到相关当事人的一手信息,相对比较准确。后来笔者也到黑龙江省与河南省做进一步的实地考察,现将考察比对的信息做一基本梳理,以期将赵维山在出逃美国前的人生轨迹及其所创立的全能神教做一完整呈现。                 

 

赵维山的童年

赵维山(原名赵坤)出生于1951年12月12日,爷爷赵库,父亲赵广发是中共党员,母亲李桂荣,赵广发是铁路工人,李桂荣在铁路上的装卸队工作。赵维山的出生地为哈尔滨阿城区亚钩镇(很多网络资料误传为黑龙江省永源镇,其实那是赵维山后来传教的地方,距离亚沟镇40公里左右)。亚钩镇位于哈尔滨市阿城区东南方向,这个在当地以黏豆包闻名的小镇极小,十多分钟就可以走完。镇上最显眼的建筑物,就是亚沟火车站。赵坤就诞生在火车站附近的铁路工人家属区,这个铁路工人的家属区还是很久以前盖起的平房,几家人住在一个院里,院子用杂乱的木头栅栏围着。每一家的面积并不大,大多三四十平方米。东院的第一户,就是赵维山家。

还原邪教“全能神”头目赵维山(图)   

赵维山的出生地

赵维山家共有十个兄弟姐妹,两男八女,上面还有两个姐姐,因他是长子,偶而会帮家里干些家务活。弟弟赵玉小他一岁,回忆说:小时候生活困难家里穷,吃饭都成问题。常沿着铁路挖野菜,吃过疙瘩。小时候爸爸很凶,因为妈妈身体不好,常去医院,对赵坤不大好。因此他比较自私,不喜欢和别人玩,只管自己。亚沟火车站的铁路工人艾福坤还是习惯性地叫他“赵坤”。和赵维山相差四岁的艾福坤也是自小就在这里长大,在他的记忆中,赵维山家一直都很穷。一遇到困难,他们家就有“断粮”的危险。在艾福坤眼里,小时候的赵维山是个不太爱和大家一起玩的人。“孩子群里很难看见他”。他们家居住的是与别人家连脊的房子,每家每户屋里就隔着一道间壁墙,院子与院子之间也都用木头夹的杖子隔开,大家共用一个公共厕所。天性就有弯转心眼子的赵坤就时常在院子里和厕所外面装神弄鬼吓唬左右邻居家的孩子,惹得家属区的人们从大到小没有一个说他好的。

还原邪教“全能神”头目赵维山(图)    

赵维山曾经就读的小学      

赵维山的学业    

赵维山的小学是在亚沟站小学(现亚沟镇中心小学)就读,班主任是马彦池老师。在读小学时,他写的字好,爱好体育但不拔尖,和院里一帮孩子一起长大的。1966年赵维山十五岁上亚沟中学念初中,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据曾经和赵维山在同一所中学上过学的李俊成介绍:赵坤戴上了红袖标成为一名红卫兵,还参加过“造反派”与“保皇派”的武斗。他曾经带领着几个造反派成员,把自己的班主任马文彦老师反绑着双手,戴上纸糊的高帽子推到讲台上站着,让马老师猫腰九十度交待问题,马老师心脏病发作差点昏死过去。当时中学的胡亚森老师评价赵坤是个“学习很不好、很淘气又很有坏心眼儿的孩子”。有网络媒体误传赵维山有大专学历,是物理教师,其实他只有初中毕业,原是一名铁路工人。

赵维山的工作

1971年,陕西铁路部门到东北来招工,20岁的赵坤跟着去了陕西修铁路。据李俊成所说:由于生活条件十分艰苦,拈轻怕重又从不肯吃苦的他不到两年的时间就跑了回来。回到家的赵坤整日无所事事四处游荡,不断惹事生非。由于他是家中的长子,父亲赵广发怕他学坏了,就提前退休让他接了班。从此,赵坤就成了亚沟火车站上的一名扳道工和巡道工。由于有单位的的管束,赵坤惹事生非的行为收敛了许多。两年后,赵坤调到阿城火车站工务段做维修工,在此期间他学会了干木匠活儿,工作之余,开始在外面做点木工活儿赚点外快。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把“赵坤”这个名字改成了赵维山。另据其弟赵玉介绍,赵维山在学期间觉得赵坤这名太土,说赵坤的坤是啥玩意,给我取的啥名。后来问弟兄要不要改,赵玉没有改。于是赵维山自己去学校开了介绍信然后就去公社改了名,为此事还和父亲吵了一架。      赵维山的婚姻

1976年赵维山经人介绍认识了阿城化工试剂厂(网络误传为阿城糕点厂)的女工付云芝,一年后结婚。付云芝的小姨黄树英第一次见到赵维山,对他印象还是挺好的:“人长得挺精神,说话也得体”,就是个儿矮点,还不到一米六。刚结婚时,赵维山在阿城还没有住处。他的木工活干得不错,后来在阿城花钱买了一块地方,自己动手盖了一幢房子(两间瓦房,位于阿城区火车站迎宾楼胡同,现已经拆迁改建为河畔丽景小区)。那个地方原是一块洼地,周围人家排出的污水,都流到这里。“这块地根本没人要,也没法盖房子。”黄树英说。赵维山不信这个邪,他自己买了头瘦牛,弄了辆地排车,一有空就拉土来填。他跟牛就住在一起,一天拉个四五车土,整整一个冬天的时间,他硬生生地把这里填平了。然后自己打土坯,盖了一间大约三四十平米的房子。房子的门窗,都是他自己做的。还自己做了一个高低柜,一个大衣柜。黄树英的母亲去看过赵维山,回来说他是“愚公移山”,“这样的苦,一般人吃不了”。房子造好后,他的门前还是有污水流过来。赵庆芳回忆说,去赵维山家,先要趟过一片污水。1979年赵维山夫妇生下女儿赵多加。付云芝和赵在一起生活十多年,后离婚另嫁。付云芝原先身体不大好,后来赵维山传教给她,她相信基督教之后身体就好起来。付云芝虽然跟随赵维山一起信主,但在她眼中就一普通人:“神就是神,人就是人,人哪能变成神呢?”

更多》专 题
更多》经典案例
更多》反邪课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