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福建反邪教> 反邪评论 > 正文
让邪教现形的那些“白纸黑字”(图)
2018-09-30 09:09:09  来源: 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李淮楠  

  3.触目惊心的“断绝子女书”

断绝子女关系书。

  这是一封“全能神”信徒写给家人的《断绝子女关系书》。从中可以看出,受毒害的“全能神”信徒曾金梅为了表达对“全能神”忠诚,决定断绝与3个子女的母子关系,并表示信神是为了自己,不为了任何人,同时保证:此处所言,都出自内心,绝无悔意。此处所书签名,落笔千金,一切后果我自己负责。

  此处曾金梅保证什么呢?笔者认为,受“全能神”教义“什么时候能脱离世俗,什么时候能脱去情感,什么时候能撇弃丈夫、儿女,什么时候生命成熟……”的蛊惑,曾金梅实际上等于是在向“全能神”作出了保证,保证自己与家庭决裂,毫无牵挂,全身心地为“神”作工。这是邪教“全能神”侵犯人权、破坏家庭的有力证据,由此警示人们,信“全能神”,就要“脱去情感”,就要抛家弃子,毁掉家庭。

  4.堪称标本的“听课笔记”

现场查获的未成年人“听课笔记”。

  近日,中国反邪教网以《南京市2女子向未成年人传播邪教获刑》为题,披露了邪教人员傅燕、欧爱华向未成年人宣扬邪教“耶稣基督血水圣灵全备福音布道团”(简称“血水圣灵”)的犯罪事实。报道称,2016年3月以来,被告人傅燕、欧爱华在南京市江宁区秣陵街道托乐嘉小区单身公寓1幢212室傅燕住处,组织多名未成年人学习邪教书籍教义,由被告人傅燕、欧爱华进行授课,传播邪教思想。

  傅燕、欧爱华向未成年人传播什么样的邪教思想,现场查获的未成年人“听课笔记”可见一斑。如“听课笔记”所记录的“jué jiāo(绝交)就jué jiāo(绝交)”、“是不néng(能)得zuì(罪)神,jiāo(交)给神吧”、“他有shè zuì(赦罪)的权柄”、“叫我们吃他的肉喝他的血”等等。

  邪教向未成年人宣扬邪教,对未成年人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形成均会造成恶劣影响,社会危害性极大。2017年1月25日,“两高”发布新司法解释:七种邪教行为将从重处罚,其中就包括“向未成年人宣扬邪教”。“血水圣灵”是我国明令取缔的邪教之一。从现场查获的未成年人“听课笔记”看,说明邪教生存日艰,魔爪也悄悄地伸向未成年人并伺机实施洗脑毒害。社会、学校、家长要警醒、识别、防范和拒绝来自邪教的裹挟和蛊惑,自觉做到不听、不信、不传。

  5.悲情母亲的“求情信”

上图:芦淑珍写于1972年9月30日的信。下图:芦淑珍写于1972年10月3日的信(最后一页)。

  1970年4月李洪志参军,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201部队八一军马场演出队服役。1972年9月30日、10月3日,为了李洪志能够调回长春,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芦淑珍曾两度给李洪志所在的部队领导写信,诉说自己的艰辛和困难。芦淑珍在1972年9月30日的第一封信中写道:“家中存在特殊困难需要李洪志调回来,……请求场首长与领导无论如何想方法在百难中给予办理。……我一股火咳血很厉害,导致不能亲自去马场请求领导谅解。”芦淑珍在1972年10月3日的第二封信中写道:“……所以请周主任,无论如何难办也要伸出手来,大力协助办下来,使李洪志快回来……”

  李洪志自称“宇宙主佛”,八岁时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按说哪有李洪志解决不了的事,可在母亲需要医治疾病、家庭困难需要解决、个人工作需要调动问题上,自己却无能为力,这哪有一点像“宇宙主佛”的作派?面对这封被曝光的请求工作调动信,李洪志不知羞不羞呀。

  白纸黑字,不容抵赖!邪教丑恶嘴脸跃然纸上。

更多》专 题
更多》经典案例
更多》反邪课堂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