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福建反邪教> 经典案例 > 正文
姚先林深夜“练功”晕倒深沟
2018-12-21 10:59:32  来源: 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 李竹  

可是人有旦夕祸福,意外降临来了。我们结婚两年后,一直都没有孩子,这让两位老人非常不生气,我和妻子也很着急,于是我就带着妻子四处求医,家里近五千元的积蓄很快就花完了。

1994年2月,我妻子终于怀孕了,后来顺利生下儿子姚新,全家人都非常高兴,将儿子视为掌上明珠。可是在儿子一岁半的时候,发现他不能走路、不能开口说话,我们以为儿子可能是说话晚,走路迟点,没什么大问题,又过了半年,儿子还是不能走路说话,我们才意识到儿子的身体有问题,才送他去县医院检查:检查结果为先天性脑瘫,这晴天霹雳的打击,让一家人无法承受,哭成一团。我思来想后,还是要想办法医治儿子,于是把家里的两头猪和一条牛卖了,再向亲戚借了点,凑了八千元钱,带着儿子到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近一月后,钱花光了,但儿子的病情没有好转,我们夫妻两只好认命,带着儿子回家,打算找当地的赤脚医生医治。

1997年春节过后,正月十八那天上午,父母和妻子上山劳动去了,我留在家里照顾儿子,隔壁王大哥把他的亲戚带到我家里,经过一阵嘘寒问暖后,王大哥说:“这是我的亲戚陈家强,这几年没有走动了,今天到我家来,听说你儿子有病的事情,陈加强在传授一种不用花钱就可以治好病的法轮功,你儿子的病花了不少的钱,不如练一下法轮功试试看.....”。我就问:“真有这样神奇的功法吗?”,陈家强接着说:“练法轮功真的好,能治百病,一人练功,全家受益,你练功就是给自己‘消业’,还可以帮你儿子‘消业’”。陈家强又说:“我一个亲戚的儿子两岁时,检查出:患的是脑瘫病,花了很多钱都没有治好,后来我亲戚和我一起练功,又帮他儿子练功‘消业’,结果半年不到,他儿子居然能走路,还能说话了”。听了陈家强的劝化,觉得法轮功很灵验,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开始跟陈家强一起学练功。

后来,父母、妻子听我说:”练功可以帮儿子‘消灾’、‘消业’治病,他(她)们很是赞成,不让我做农活,叫我在家专心致志的练功,为儿子治病。陈家强也经常到我家来教我练功,帮我提升“功力”。他劝我要买师父的《转法轮》《中国法轮功》等经书,还要我买师父的讲法录音磁带。劝说我:“要多看师父的经书,才能领悟到其中的精神,练功才能‘精进’,才能治好你儿子的病”。从此,我按陈老师的点化,每天都要看书练功,什么事都不干,专心练功。两月后,自我感觉儿子的精气神好点了,心理暗示是法轮功在显灵了,于是我就更加坚定了练功的信心。

1998年6月16日这天上午,陈老师又到我家里来,他对我说:“你不能光在家练功学法,你要治好儿子的病,还应该出去和其他功友一起练功、交流心得,这样气场才大,你的功力就大”。在陈老师的劝说下,当天在我家吃午饭过后,我们一起到邻村张杰家去练功学法,当时到张功友家练功有七个不认识的人。接着,陈老师就组织大家练功、听师父讲法的录音磁带。吃过晚饭后,大家接着交流练功心得,直到晚上十二点过,夜深了我和陈老师才离开。我走到回家的半路上,熬夜久了,头发晕,一下摔倒在水沟里,脚被扭伤,疼痛难忍,走不了路.....陈老师只好把我扶回家。回到家,妻子看见我走路一拐一跛的,非常生气地说:“你不管家务、不管农活,整天的练功,为啥子把脚摔伤了?师父为啥子不保护你!,你还是不练这个功了。”父母也劝我不要再练这无用功了。这时陈老师说:“你们不要着急,慢慢来,李师父说过‘修炼的理和人的理是反的,人认为自己碰到好事,天天过好日子才好,可是修炼人不是这样啊,修炼的人是碰到不好的事情才是好,整个理是反过来的,如果一个修炼的人,一个常人一辈子不得病,百分之百的下地狱,你今天摔伤脚,不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你不要放弃练功,这个功肯定能治好你孩子的病”。当晚我简单包扎了伤口就上床休息了,但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经过反复的思考,我觉得陈老师讲“修炼之理”,还是很有道理的。

第二天,我不顾父母和妻子的反对,又坚持在家修炼法轮功。时至1999年7月底,镇、村干部来到我家里,给我讲“法轮功”是邪教,不允许练了,叫我把书籍和练功磁带交出来,我虽然上交了这些东西,但心里还是想不通,自认为“法轮功”是气功,不吃药,不打针,能“消业”祛病,这样的好功,我要坚持练,坚持把儿子的病练好。于是我每天晚上夜深时候就起来练功,白天就睡觉。由于长时间不做农活,不外出打工找钱,家里经济十分困难。家人激烈反对我练功,妻子说:“如果你再继续练法轮功,我们就离婚”,母亲也规劝我说:“你赶快醒悟吧,你练了这几年的功,可孩子还是不能走路说话,是练的无用功”。

1999年10月20日,反邪教志愿者姚刚和村上的干部到我家里,送来慰问品,并开导我说:“李洪志师父患病都要进医院治病,你怎么练功不治疗呢?你练了多年的‘法轮功’,为何没能治好你儿子的病,家庭又弄得这么穷。”村干部劝说:“练功能治病是骗人的,要相信科学,要勤劳致富,是挣钱送孩子到大医院医治,孩子的病才能治好”。村干部和志愿者的一席话,对我触动很大,旁边的妻子流着泪说:“你练功消灾祛病,为何练功把脚摔伤了,师父为何不保护你?”父母也好言相劝莫练功了。志愿者和家人的苦口良言!好似万剑穿心,万分悔恨!实在是愧对家人。

2000年8月,我和大哥到广东打工,我妻子又生育一个健康活泼的小儿子,这令我父母非常高兴,从此一家人又回到其乐融融的生活中。大儿子姚新通过医院精心治疗,现在生活能基本自理。

想起修练法轮功的事情,我非常的后悔。希望仍在修练的功友们,以我的亲身经历为鉴,认清“法轮功”是邪教,害人的恶魔,千万别相信。

更多》专 题
更多》经典案例
更多》反邪课堂

友情链接